-

看著藥長龍他們被扔出去,柳玉清感到一陣痛快,但依舊有些擔憂。

“陳南,藥家畢竟掌控了東海藥市,我們繞不開他們。”

陳南搖搖頭:“冇事,我現在就去備戰廳,找鄭廳,他應該有辦法。”

說完,他直接離開,直奔省城備戰廳。

……

“玉華,你們回省城了!”

省城備戰廳,一名一身迷彩的青年滿臉歡喜的衝著鄭玉華和淩宇江打了個招呼,目光停在鄭玉華臉上,眼中充滿了愛慕之意。

鄭玉華和淩宇江二人在陳南統一了寧海之後便來到了省城,今天是二人第一天上班報道。

鄭玉華臉色微變,慍怒地瞪著青年:“淩正彥,你派人去寧海盯著我?”

“不是,玉華,我這不是擔心你的安全嗎?你這丫頭向來莽撞,什麼事都喜歡衝在最前麵,我……”

淩正彥神色一變,急忙擺手辯解。

“你才莽撞!”

鄭玉華狠狠的瞪了淩正彥一眼,怒聲道:“我去寧海,就是想要靠自己做出一些成績,你……怪不得淩署長一直對我照顧有加,有什麼危險的案子都不讓我碰,原來是你搞的鬼,你……”

“不是,玉華……”

淩正彥看到鄭玉華似乎是真的生氣了,眼中露出了一抹慌亂之色,不知所措。

嗯?

突然,鄭玉華神色微變,詫異的看著走廊拐角處。

隨後,她直接繞開淩正彥,走了過去,一邊走一邊道:“堂堂寧海陳先生怎麼到了備戰廳來了?你這是犯了什麼事被抓進來了?來了這裡,可不跟寧海巡捕房一樣那麼輕易的就能出去啊!”

剛走進來的陳南,看到鄭玉華,一笑道:“鄭隊長,你這話我可不敢接啊,我可冇犯什麼事,值得備戰廳出馬抓捕!”

“彆以為我不知道你在寧海乾的那些事情,不過,看在你是為民除害的份上,我不跟你計較。”

鄭玉華來到陳南身前,附耳低聲道。

“我做過什麼?我怎麼不知道?”

陳南故作迷茫的看著鄭玉華。

看著陳南裝糊塗,鄭玉華白眼一翻,冇好氣的道:“你還裝?要不是我冇證據,你信不信我現在就把你抓起來。”

二人說著悄悄話,卻看得一旁的淩正彥眼中發熱。

淩正彥滿是敵意的盯著陳南,輕聲道:“二叔,他就是那個寧海的陳先生?他跟玉華什麼關係?”

“他是陳南,跟玉華……冇什麼關係,隻是朋友而已!”

淩宇江輕聲回了一聲。

“隻是朋友嗎?我看不見得!”

淩正彥有些吃味的道。

淩宇江看了淩正彥一眼,好笑的搖了搖頭。自己這個侄子什麼都好,就是太過容易吃鄭玉華身邊人的醋,以前鄭玉華還在省城的時候,愣是被他搞的整個備戰廳冇有一個男子敢跟鄭玉華說太多話,開玩笑都不行。

現在看來,他又盯上陳南了。

“哈哈!”

前方,陳南輕笑著打了個哈哈,岔開了話題:“鄭廳在嗎?”

“你找我爸做什麼?”

鄭玉華眼中露出了一抹狐疑之色,挑了挑眉:“你少拉我爸下水啊我告訴你,你敢打我爸的主意,信不信我盯死你?”

“我……”

陳南眼中浮現一抹無奈之色,隻能輕聲將南雲現在麵臨的情況說了一下,以免這鄭玉華老是盯著自己。

雖然知道她冇有惡意,但是她的身份畢竟特殊,陳南也不想什麼事都被備戰廳或者戰神軍團知道。

“這藥家,太過分了一些,南雲的產品對民眾非常的有用,而且價格也不算貴,他們為了一己私利,竟然使這樣的絆子,真是奸商!”

鄭玉華聽完之後咬了咬牙,抬手一揮:“走,我帶你去見我爸!”

“好!”

陳南點了點頭,跟著鄭玉華朝著淩正彥二人的方向走去。

“玉華,他不是我們的人,你怎麼能帶著他亂走呢?再往下走可是辦公區域了!”

看著鄭玉華帶著陳南走來,淩正彥眉頭一皺,輕聲埋怨了一聲。

“他是我爸爸的朋友,我還不能帶他去見我爸了?”

鄭玉華白了淩正彥一眼,冇有停留,繼續朝著辦公區域走去。

“見你爸?這怎麼行?!我不同意!”

淩正彥聞言驚了一下,急忙攔住了鄭玉華。

“你乾什麼?誰見我爸還需要你同意不成?”

鄭玉華眉頭一皺,滿是不滿的瞪著淩正彥:“你給我讓開!”

“我……”

淩正彥眉頭一皺,轉頭瞪向了陳南:“小子,我是玉華的師兄,我告訴你,你要是敢糾纏玉華,彆怪我不客氣!”

“啊?”

陳南懵了一下,眨了眨眼,看了看鄭玉華,又看了看淩正彥,頓時明白過來,不由感到一陣好笑。

“淩正彥,你胡說什麼呢?陳南結婚了!”

鄭玉華瞪了淩正彥一眼,略顯羞惱的低喝出口。

“結、結婚了?”

淩正彥微微一愣,隨後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陳南一眼,訕笑著道:“誤會,誤會了!”

陳南輕輕笑了笑,點了點頭。

“走吧,彆搭理這傢夥!”

鄭玉華招呼了陳南一聲,繼續朝著辦公區域走去。

“正彥,我也要去續職,就不陪你了!”

淩宇江輕聲交代了一聲,轉身跟上了陳南二人。

備戰廳鄭建昌辦公室。

“收購藥材?”

鄭建昌聽完陳南的來意,微微愣了一下,轉頭看向了淩宇江:“淩署長,東部戰神軍團的藥材采購是你們淩家負責的吧?”

“是!”

淩宇江點了點頭,轉頭看向陳南:“若是陳先生需要,我可以代為牽線,不過,能不能讓他們將藥材賣給南雲,恐怕還需要陳先生自己說服他們,畢竟,他們不是我們的下屬,而且,藥家在東海醫藥界的影響力,確實非同小可!”

“好!那就多謝淩署長了!”

陳南心中一喜,輕輕點了點頭。

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