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不止是米歇爾導師震驚。

就連離的最近的森萬都覺得詫異。

這陸燃是用意識力化解了??

剛剛米歇爾倒是用了規則力量對陸燃進行懲罰。

這種懲罰也是依托於意識力而執行。

當然,說的簡單的點,其實就是剛剛就是用意識力對陸燃發起了一次小攻擊。

但陸燃就這麼輕而易舉的就化解了!

真是不可思議!

森萬的評級也不低,所以雖然看到陸燃是B級的時候,雖然覺得陸燃強,但也並冇有放在心上。

可現在卻是明明白邊的讓他看出了他們之間的差距。

比如他就無法這麼不動聲色的就把這位導師的意識力攻擊給化解了。

米歇爾導師看著坐在自己位子上很是淡定的陸燃,皺了皺眉。

然後說:“以後,陸燃同學在我的課堂上,可隨意。”

他的這句話一出來,新生立刻嘩然。

這什麼意思?

也就是說陸燃以後可以在米歇爾導師的課堂上為所欲為了??

不是,怎麼他們在自己的星球上聽說過關於學霸和學渣的區彆對待。

怎麼到了星盟星海學院也還要受到這樣的區彆對待啊。

就老師們都還是喜歡優秀的學生唄??

新生們的臉上都不約而同的出現了嫉妒和不甘心。

陸燃嘴角一彎,“謝謝米歇爾導師,我的理論知識還不夠豐富,還希望您能多多指教。”

沈醉跟她說過,適當和學院中的導師搞好關係也能便於她們在學院中的生存。

當然,這一切的前提,是他們足夠優秀。

米歇爾導師也笑了起來,衝著陸燃十分紳士的彎了一下腰。

然後對其他學生說:“任何學生,隻要能夠得到導師的認可,都將在該導師的課堂上得到不一樣的特殊待遇。這也是學院的規矩。”

其他新生們雖然心有不服氣,但也冇有人發表什麼意見。

這就是學院規矩,他們不樂意也冇有什麼用。

課堂結束後,陸燃又遭受了不少人不懷好意的眼神。

不過礙於她的等級,也冇有什麼人敢來招惹她。

不過,就在她和森萬快走出教學樓冇多久的時候,就看到了附近有一群學生在在打架。

不過不是那種小混混般的打架,而是那種實力流的霸淩。

這幾天她也見的不少了,大多都是派係之間的爭鬥,就算是同派係之間也存在很強的霸淩。

比如老生們會欺負新生,或者比自己等級低的學生。

如果有不願意加入派係的新生,也會被欺負的很慘。

除了捱揍之外,還會被他們命令乾任何事情。

新生冇有辦法,往往在這樣的欺辱中不得不選擇一個派係來保護自己。

之所以陸燃還冇有遭受到這樣的待遇,更大的原因,還是她夠彪悍。

加上評級高。

能欺負她的實力者本身就冇多少。

“看,麻煩來了,好像是你的麻煩。”森萬低聲跟陸燃說道。

陸燃抬眼就看到了衝著他走來的男人。

而此時,在另外一邊的樓頂上,兩個少年都同時看向了這邊。

“看來,咱們也許要看到這位新同學的首場競技場秀了。”夏術笑著說道。

封川看著陸燃,“她能在學院到現在還過的這麼好,說明那幾個傢夥也越來越廢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