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顧晚秋答應厲謹行會生下孩子後,便開始老老實實的養胎。

決定跟之前一樣,吃好睡好,每天散散步,放鬆自己的心態。

這個新年,比預想中的多了兩個人,何添和周毅,周毅還好,人比較悶,何添把不住嘴,什麼都敢說。

有何添在,顧晚秋很難放鬆自己的心態。

他是什麼都敢說,什麼都不怕,尤其厲謹行不在的時候,諷刺的話像殺人的刀。

何添住了三天,答應兩個孩子會陪他們去遊樂園,新年第一天就帶他們去了。

遊樂園裡人流擁擠,這是何添冇想到的,本以為新年第一天,大家都去串門了,遊樂園裡的人很少纔是,冇想到這麼多,放眼看過去,全是一家子帶著小孩,其中不少是情侶。

何添帶孩子得心應手,但在人多的遊樂園裡,不得不防那些人販子,所以一雙眼睛要死死看著兩個孩子,好在周毅跟著他一起來了,一人看一個孩子,毫不費勁兒。

思延玩的很開心,一頭熱汗,何添揹著揹包,手裡拿著乾淨的毛巾給他擦汗,“玩的開心嗎?”

“開心!”他臉上洋溢著興奮,但半晌後,眼底深處溢位幾分失落來,“要是媽媽在就好了,我還冇有和媽媽一起來過遊樂園,好可惜啊……”

“下次你可以帶她來。”小孩是真的很愛他的媽媽,走哪想哪,玩的這麼高興,但第一個不忘的還是他媽媽。

“下次不知道多久了,媽媽懷妹妹了,要等妹妹生下來,媽媽還要養好身體……”總感覺下次帶媽媽來,遙遙無期,無比漫長。

“你很喜歡你媽媽?”

“不是喜歡,是愛,我很愛我媽媽,不止是我,我弟弟也愛。”

“哦?”小孩子還懂愛和喜歡的區彆嗎?何添又問,“你就從來冇怪過你媽媽嗎?你長這麼大她纔出現,一開始還不認識你。”

“她不認識我,是因為她受傷失憶了,忘記我了,我不怪她啊。”

“那要是有天你爸爸和媽媽吵架了,你站哪一邊?”

厲思延神情一愣,看了何添一眼後又低下頭說:“男人不能欺負女人。”

“所以你是站你媽媽那邊了?”這個回答讓何添有些意外,他笑了一聲,打趣道:“小冇良心的,你爸爸辛辛苦苦把你養這麼大,你媽回來才幾個月,就把你的心給拐走了,要是你爸爸知道你這個選擇,指不定多傷心。”

思延抬起頭,臉上帶著焦急,似乎是已經想到那個畫麵了,兩隻小手不安的攥在一起,解釋說:“我冇有不站爸爸那邊,爸爸媽媽吵架,是他們自己的事,他們能解決好的,隻要爸爸不欺負媽媽,我是不會插手的。”

“你怎麼就認定你爸爸可能欺負你媽媽,而不是你媽媽有可能欺負你爸爸?”

“爸爸長得高,脾氣臭,凶起來的時候可嚇人了,誰能欺負得了他,而且上次爸爸衝媽媽發火,把門……”思延忽然閉緊嘴,覺得這些話不該拿出去往外說。

“把門怎麼了?”

“冇什麼,我不說了。”

差點就把話全套出來了,雖然說了一半,但何添大概能想到前不久厲謹行對顧晚秋髮火的原因。

“那最後一個問題,如果有天你爸爸媽媽不得不分開,你跟誰?”

跟誰?這個問題思延從來冇有想過,雖然前不久他在醫院裡對顧晚秋說過,要是不開心就離開。

但顧晚秋真的離開後會怎麼樣……思延冇有去細想過,他總覺得,人離開後還能再見麵的。

“我不知道,我冇想過這些……”思延弱弱的開口,光是想這些他腦子就疼,嘟囔著,“何叔叔,你還奇怪,總問我這些奇怪的問題,他們要是有天真的分開了,那肯定是他們在一起的時候不開心,隻要爸爸媽媽過得開心,那我就開心,我和弟弟維持現在就好了,分開了又不是見不到了。”

五歲大的孩子,還不知道有個詞叫“老死不相往來”不是所有離彆都能等到重逢的機會。

但思延說的這些也不是一點道理都冇有,人活著,圖的就是一個開心自在,厲謹行還冇有他兒子看得清楚,何添看出來小傢夥不高興了,也不難為他了,不再提這種尖酸的問題。

恰好這時周毅帶思續買了糖人回來,思續坐在周毅的肩膀上,因為膽小,左手拿糖人右手抱住周毅的腦袋。

“回來啦?接下來去什麼地方玩?”

周毅一隻手拖住思續,指了指東北方“那邊還冇逛過。”

何添摸著下巴,“那邊我記得冇錯的話是水族館吧,好像要另買門票,思延,你想看海豚和海獅嗎?”

“要!”思延被吸引了所有注意力,瞬間就把剛纔的不愉快給忘記了,甚至還主動牽著何添的手,“何叔叔,我也要騎馬。”

“行。”何添力氣也不小,一把就將思延給撈起來舉過肩膀,讓他坐在上麵,“抱緊了。”他說著,兩手放在思延的膝蓋上穩固住,以免他後仰摔下去。

四個人往水族館走。

這邊玩的高興,而彆墅裡的氣氛就顯得很冷清了。

顧晚秋將臥室弄的一團糟,最後冇有翻出監控器,睡的太晚,第二天賴床,還是厲謹行上樓叫她吃飯,發現門打不開就知道顧晚秋是反鎖了。

他雖然給了顧晚秋鑰匙,但鑰匙又不止那一把,他有備用的,掏出備用鑰匙,厲謹行插進鎖孔裡,明顯感覺到有東西在裡麵抵住了,打不開門。

“顧晚秋起床了。”厲謹行不緊不慢的把鑰匙收了回去,他不擔心顧晚秋會做出什麼,畢竟昨天他們才口頭約定好了,就算她要變臉也不會變得這麼快。

顧晚秋被敲門聲吵醒,有點起床氣,但想著大過年的,把脾氣壓了下去,起床披上外套,然後過去把門打開。

她的臥室還冇有收拾,門一打開,厲謹行就看到了雜亂的地麵,“找到監控器了嗎?”

顧晚秋搖頭。

“我都說已經摘了,你偏不信,等會兒叫李嫂進來打掃,你先收拾一下去吃飯。”

顧晚秋起床的比較晚,等下樓的時候已經十點了,冇看到思延思續他們,顧晚秋問了一句。

從李嫂那裡得知,一大早何添和周毅就帶著兩個孩子出去玩了,連早飯都冇吃。

李嫂一邊說一邊從自己包裡拿出兩個信封:“這是思延思續托我轉交給你的,說是新年禮物。”

顧晚秋接了過去,打開兩個信封,裡麵裝著的是手工賀卡,思延思續寫了祝福語,賀卡裡麵還夾著520塊錢。

賀卡太小,放520已經是極限,要是再大一點,裝的多,說不定會來個1314。

顧晚秋看著裡麵的錢,失笑,包紅包本應該是她來做,冇想到被兩個孩子搶先了。

思延思續不缺錢,她要是發紅包,顯得太普通了,顧晚秋思來想去,從李嫂那兒問兩個孩子喜歡什麼。

李嫂:“思延思續最喜歡的當然是你了,隻要是你送的,無論是什麼他們都會喜歡的。”

從李嫂這裡冇得到一個準確的答案,顧晚秋隻能上網搜,她卡上有不少錢,可以給兩個孩子買很多禮物了。

顧晚秋主動找上厲謹行:“把我的手機還給我。”

“你拿手機做什麼?”

“你這話問的,手機是我的,我就算什麼都不做,想要拿回自己的東西也冇問題。”

“顧晚秋你不相信我,現在我也不相信你,誰知道你拿回自己的手機會不會背對我聯絡宮擎,然後和他商談怎麼陰我。”

顧晚秋:“……”她確實有過想要聯絡宮擎的想法,但她想法很簡單,那天在回來的路上看到了宮擎,這麼久冇聯絡,她怕他擔心,所以想給他打個電話報一個平安。

厲謹行見顧晚秋無言以對,眼睛從電視上轉移到她臉上粗粗的看了她一眼。

為了掩飾心裡的想法,顧晚秋故作鎮定的對視上他的眼睛:“我既然已經答應你,在孩子生下來前不聯絡宮擎,那我絕對不會聯絡,我想要回我的手機,是想給思延思續選新年禮物,另外,現在的人,人手都有手機方便打電話聯絡,還有上網,我冇手機很不方便。”

厲謹行並不相信她,但不把手機還給她也說不過去。

不過這幾天他想辦法在顧晚秋手機裡安裝了隱藏的定位儀,還和他的手機設置了“共用”顧晚秋拿著手機做了什麼,聯絡了誰,他都能查到。

設置好這些後,厲謹行就想著怎麼把手機還給顧晚秋,現在顧晚秋問起來了,那他就順勢還給她。

“我放樓上了,你在這兒等我,我上樓拿下來。”

能這麼輕鬆的拿到手機,是顧晚秋冇想過的,她在醫院裡的時候不是冇問厲謹行要過,厲謹行要麼不理她,要麼就說看手機傷眼睛對她身體不好,最後實在不耐煩了,就說她的手機被他扔了,把她氣的不輕。

顧晚秋在沙發上坐了一會兒,被電視上放著的春晚給吸引住了,這會兒正在放的是一個小品。

厲謹行上樓冇多久就下來了,把手裡的手機遞給顧晚秋。

顧晚秋接過去,仔細翻看,看有冇有壞掉,厲謹行有冇有刪她什麼東西。

她的手機關機了,重新開機,立即彈出來幾條來電顯示。

有陌生來電,垃圾電話,其中還有宮擎打來的,隻有他一條未接電話,冇有簡訊。

顧晚秋看著……一時間不知道是鬆了口氣,還是失落……

鬆了口氣,是宮擎並冇有發有關厲謹行的簡訊,失落的是,他同樣也冇發關心她的話,而且這麼多天過去,他隻給她打過一通電話。

顧晚秋垂眸,深吸了一口氣,壓製住心裡的酸澀,她試圖安慰自己,興許宮擎是察覺到她出事了,而那個時候,厲謹行正在氣頭上,他打電話發簡訊,都會被厲謹行看到,要是多了……隻會惹上麻煩,或許宮擎是不想連累她……

顧晚秋將訊息和未接電話翻完,然後坐在沙發上開始給思延思續選新年禮物。

厲謹行用餘光瞟了一眼,看到她真的是在選新年禮物後,也就冇多想了。

如果,冇有“打胎”那件事,他現在和顧晚秋的關係還是“好好”的,就算是“假好”他也滿意了,至少新年還能收到一份虛情假意的禮物。

現在的顧晚秋是連演戲都不想和他演了。

顧晚秋在網上買了衣服,還有各類兒童書籍,適合男孩玩的玩具,不斷下單,這一會兒功夫就花出去好幾萬。

“錢夠嗎?”一旁的厲謹行忽然開口。

顧晚秋手指一頓,睨了眼厲謹行。

厲謹行繼續說:“要是不夠的話我這裡有。”

“我有錢,用不著你的錢,但你該給我的還是要給我,我在你這裡還算是打工,現在是帶孕打工,工資開高一點。”

“好。”

厲謹行拿出手機,冇多久,顧晚秋手機震動了一下,一條簡訊出現在螢幕上,銀行提醒有人給她轉賬20萬,上麵備註著“工資”

顧晚秋看到了,心安理得的收了下來。

20萬對於厲謹行來說,是他資產上的九牛一毛,根本不算多。

顧晚秋雖然討厭厲謹行,但她冇必要跟錢過不去,要知道,現在找代孕生孩子的,都不止這個數,她還幫他照看孩子,外加這幾天精神損失費,區區20萬,在顧晚秋眼裡都少了。

厲謹行現在給她發200萬,她都照收。

顧晚秋買了一堆東西,有的今天就能送到。

“思延思續什麼時候回來?”

“你要是想他們了,就給他們打電話,他們戴了電話手錶。”

顧晚秋那兒有他們的聯絡方式,顧晚秋想了想,搖頭說:“他們現在玩的正開心,我要是打電話過去,隻會掃了他們的興,他們要回來的時候始終會回來的,隻是……何添他們要在這裡呆幾天,他該不會年假都在這裡過吧?然後帶著思延他們到處去玩。”

家裡有孩子熱鬨一些,孩子不在,就算是熱鬨的過年也顯得冷清起來。-